牧云-为嘛不让我修改ID

每个人仿佛都有cp……

【叶all】论在正常背景下有后宫的可能性(2)

   上回说到喻队长成功地把醉过去的领队拐了出去。

   喻文州当然不会傻到回自己房间,而庆功会开在b市,喻文州也不太熟悉这里。苏沐橙倒是友情提供了一个地方,但那里也不太方便去。因为苏沐橙她并不偏帮他,只是觉得他是最可能打开局面的所以才提供帮助。这个姑娘一直向着叶修,非敌非友,被暴露的可能性很大。

   所以,喻文州到底有什么底气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拐带叶修并且甩脱追捕的呢?

   他带着叶修坐在路边的一棵树下。b市的夏天不同于g市,这里的炎热更显腼腆,无声无息地笼罩这座繁华的城市; 而g市的夏天,出门就是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昭示这它的存在。

    喻文州低下头,看着软软地靠着自己肩上的领队,无声的笑了笑。

    远处照来一束灯,很快靠近。来人打开车门,被车灯照亮的脸和树下睡着的男人极其相似。他看着坐在地上的两人,无奈地叹口气,却还是上去搭把手一起把叶修扶起来,抱到车上。喻文州轻声喊住他,自己坐到后排,让叶修枕到自己大腿上。叶秋没有什么反应,转头到驾驶位开车去了。

    喻文州小心地调整叶修姿势,让他睡地更安稳些。车无声地缓慢启动,车上无人说话。喻文州有些无聊,看着心上人的脸,陷入那些棕色的回忆。

    喻文州和叶修的见面算是偶然,喻文州本来以为他见不到这位神秘至极的大神。虽然大神和魏琛很熟,可是当时喻文州只是训练营里吊车尾的手残,哪有什么机会见到叶修。
  
   喻文州不会去不切实际地想些乱七八糟的,他知道自己的优势在他灵活的大脑,所以就时常去研究战术和队友。那个蓝本子是训练营发的纪念品,喻文州就干脆把它当做战术本来用。

   第三赛季初的某一天,他照常去训练,带着他的本子。一开训练室的门,他差点被里面浓重的烟味给熏出去。以前魏琛也抽烟,但不怎么在训练室里抽,反而更喜欢猥琐地蹲在宿舍顶层的天台抽。魏琛退役后,蓝雨队里就没有在训练室里抽烟的了。而今天,不仅有浓郁的烟味,还能听到黄少天和另一人对喷垃圾话。要知道,自魏琛退役后黄少天就消沉了很多,话都少了,特别是对喻文州时,黄少天难免带上一点迁怒的情绪。这还是喻文州第一次看到黄少天这样振奋起来,虽然是为了对喷垃圾话。

   喻文州被勾起了好奇心,他面色如常地走到自己平时训练的位置旁,却发现那里已经坐了一个带着耳机、还在和黄少天对喷的家伙。那人看到有人来,还盯着自己,也意识到了什么。他笑笑,摘下耳机,说:“这是你的位置?”
   
    “对的前辈。”喻文州微笑。

    “那真是遗憾呐,这个位置前辈先征用了。不用感谢我。”那货义正言辞地说,表情特别正经。

     “……”喻文州没有和他打过交道,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句暴露下限的话。他还能怎么办呢,他只有微笑了。

    对方看起来也不是很能应付喻文州这种类型的,他还是更习惯和魏琛那种会喷回来的家伙打交道。喻文州看出他有点不自在,主动说了一声,坐到了另一个座位去。喻文州撑着桌子,想着刚刚那人的身份。其实也很好猜:和黄少天相熟的、他没见过面的职业选手,想来也只有神秘的叶秋大神了。

   喻文州想起上个赛季的总决赛录像,一叶知秋和一杆却邪,在纷纷扬扬的如火枫叶中与大漠孤烟战成一块,然后就不知怎么地联想到刚刚看到的那双手。
 
   那是喻文州见过的最好看的手,不是柔美,而是骨节分明,充满力量的好看。手指修长,与手掌的比例恰到好处。手背很白,和手心没有太大色差。这样的手握住黑色的却邪战矛,想来也是最合适的。

    喻文州突然就想把他画下来。不是火柴人那种战术形象,而是他的面目和他的手。于是喻文州就这么做了,并且在画的旁边写上“叶秋,一叶之秋”六个大字。

    “画得可以嘛。”背后突然有声音响起。喻文州被吓了一跳。转过头去,看到画中人站在他身后,一起的还有黄少天。

    喻文州处事是比较成熟没错,可是略显痴汉地偷画人家后还被当事人当场抓包,他也有点不知所措。他和叶秋大眼瞪小眼,场面尴尬极了。

.
.
    “到了。”叶秋说。

    喻文州的回忆被打断,他托起叶修走出去。叶修看起来清醒了一些,却是一脸懵逼,完全不理解自己怎么会出现在叶秋的公寓楼下。叶秋帮喻文州扶住他往前走,他看到叶秋的脸,没有反抗。
 
    不得不说,喝醉后的叶修真的很乖。只可惜他极少喝酒,而且喝醉后一般就直接去睡了。这还是喻文州第一次看到这样状态下的叶修,像是难得乖顺的猫主子。

    【系统公告:boss叶修的醉酒debuff剩余时间为九小时四十分钟,请玩家抓紧时间。】

   

      未完

  

评论(3)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