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云-为嘛不让我修改ID

每个人仿佛都有cp……

  讲真,攻给受口不是攻控的大众雷吗?为什么一堆自称xx控的人会给xx安排给别人口的情节……

  想了想还是要问清楚,tag今天凌晨就删。
  你们为什么不上我的车!为什么!是因为我写得很尬吗?!
  今天想找基友要安慰,结果她说:“你的车尬地我都不敢上。”
   QAQ小天使们给个原因呗。

  成绩一落千丈……暂时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叶all】星辰(叶王篇,上)

  怎么还要屏蔽我……心累。
  全篇走微博吧,一辆手推车。

【叶all】叶修是个怎样的人(上)

   在平行世界达成HE的众人穿越到了一个没有叶修的世界。
   在经历过一段新的人生后,最经常被问到的就是:“叶修是个怎样的人?能让你这么久都难以忘怀?”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回答,相同的是,他们的脸上没有苦涩,只有想念。
    “一定会回去的。”



  穿越的众人聚在一块,又开始讨论那个问题。
  叶修是个怎样的人?

  【喻文州】
  喻文州靠着沙发上,撑着头想了想这个问题。他回答过太多次,却仍然可以从过往的点点滴滴中想到他的好。
  “一个……非常温柔的人,虽然表面看不太出来。”喻文州笑,“他会把自己的看法直接说出来,有时候会让人气得牙疼。但他又很能体谅别人,不会说真正伤人的话。所以和他相处其实很舒服。”
  “就说在没在一起之前吧。那段时间魏琛前辈退役了,虽然我不认为是我逼退的他,但少天那个时候是这么认为的。我心里多多少少有些郁闷。一天晚上出去散心时正好碰到叶修,叶修身边还跟着黄少天。他说他们正好要去吃夜宵,就把我一起拉上了。”
   “然后在吃东西的同时,他和我聊战术,还会叫我小鬼。明明没比我大多少。少天在旁边不太想和我说话,看叶修就是那种看叛徒的眼神。”
   “但吃完饭回去后,少天就主动跟我和解道歉了。我想,大概是叶修和我聊天时他有在听。那时候我就想,这个人帮忙也是这么不着痕迹,太温柔了。尽管他在和我讨论时的话语绝不温柔。”像什么手残小鬼之类的。

 

  【王杰希】
  王杰希葛优瘫(x)半靠在沙发上,听到后眯了眯眼,说:“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很多次了。”所以自己去找以前的回答。
   “一定要说啊……好吧。他在生活中可以说是非常土——或者说朴实。”说到这,王杰希的眼中神色难辨,“我平时的思路比较跳跃,而他总是能很轻易地跟上我。有时候感觉他根本不在乎我的思路是怎么拐的,他直接应对我给出的结果。”
    “像有一次去超市,家里牙刷该替换了。我就说买三支牙刷回去,他也不问两个人为什么要三支。然后有一次我们吵架了,他看见我拿多出来的一只去刷马桶。”
    “那时他一脸庆幸,抱住我说:‘如果当时没多买一只,你就要拿我的牙刷来出气了。’”
     “呵,笑话。多买一只就是为了出气,我怎么会舍得拿他的牙刷去刷马桶?也就是吓一吓他罢了。我和他解释过。不过我不相信他看不出来这一点,只是想听到我亲口和他说罢了。”
     “也就仗着我爱他。但他生活技能没点满,也没有别的什么谋生技能,除了我又有谁能这么包容他呢?所以我只好让着他了。”

  

  【肖时钦】
   肖时钦听到这个问题后,有些牙疼的样子。但他还是回答道:“又是这个问题啊……我已经说很多次了。算了,我就说个我和他在一起时的事情吧。”
   “叶修他退役后,我在雷霆附近买了套房子,他就搬过来和我一起住。他的厨艺我是不指望的,又舍不得他天天吃泡面吃外卖,所以就打算请个保姆给他煮饭。”
   “结果他知道后坚决反对,说要和我去吃食堂。我没办法,和队里商量后,让他在后勤部挂了个名,没工资没福利,但可以到雷霆里面名正言顺的吃饭。”
    “叶修吃了半个月后和我抱怨吃腻了,我问他怎么办。他就说不如你去学学做饭,我能怎么办呢,我只能答应了。然后他就露出了得意的笑。”
    “这让我怎么告诉他,在计划追他的时候,我就为他特地去报了个班呢?所以他这个苦肉计其实完全没有必要。不过要是真换个不会下厨的人,肯定会去学吧。”
    “然后我就在当天晚上给了他一个惊喜。我请假提前回家,特地做了许多他爱吃的菜。他回来时的那个被惊吓到的表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忘。我们俩就这么互相有些小算计当做情趣,不过我少有像这次坑到他的时候。”
    “要是能少被坑到点就好了。”

在b站看视频,不仅要屏蔽all叶,还有ALL叶,A L L叶,等等等等。
其他就不说了,那个A L L叶简直有病。是有多ky啊这么发弹幕,特地加空格来恶心人的吗?见过各种方式发的,只屏蔽all叶和ALL叶根本没法看。

【叶all】论正常背景下有后宫的可能性(4)

    我错了。
    我立下“这个月不会有更新”的flag后灵感如尿崩止都止不住。
    就这样吧……当我没说过这句话。

    一夜平安无事。
    在叶修睡着后,喻文州把他照顾地很好。在给叶修的侧脸一个亲吻后,喻文州就在叶修旁边一同睡去。
   至于外面一团找不到叶修而疯狂呼叫他电话的人?喻文州拿着关机的手机笑笑不说话。
  所以说喻文州同志花这么大劲儿灌醉叶修又把他拐回来是为了什么呢?
  先机,是为了能把握接触叶修的先机。
  提前拿下首杀不是不可能的,但那样不充足的准备必定不会有好的记录。只有在把叶修好感刷到足够高后,才会有别人无法企及的分数,记录才不会被一次又一次地刷新,才有可能达成“一生一世一人”的成就。
   而其他人可能就没有他这样的考虑。不说一些情商低的,就说一些攻略度很低的家伙,肯定是先以达成和叶修he这个目的优先,然后才会考虑一对一。这样务必会打乱他的布局。只有冒险抢先,才有把握到机会的可能。喻文州的风格看似后发制人,其实也是一名实实在在的机会主义者。
  至于这个先机的效果么……
  喻文州看着枕头边揉眼睛的叶修,愉快地和他打招呼:“叶修,早上好啊。”

   叶修早晨醒来,习惯地揉揉眼睛,准备去洗漱。然而,腿上传来温暖的、不同于床单的感觉让他停下了。
   他昨天晚上庆功宴上喝了点酒,醉倒后应该是在宾馆的床上醒来。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喻文州会和他睡在一个床上!还向他问好!
    你就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吗!
    叶修在内心吐槽,面上还是一片淡然,说:“早上好。”
    天知道他说着话的时候身体都有些僵硬。他从小到大,也就只有和苏沐秋、叶秋一起睡过一张床。其他时候就算条件再怎么差,一人一张床也还是有的。感到身边床铺的凹陷,还有他的腿似乎架到了喻文州的肚子上……
    希望他不是这样的姿势保持了一晚上。不过看喻文州的脸色,应该没有架上去多久。叶修赶紧把腿放下来,问道:“你没事吧?”
   喻文州有点遗憾,但还是微笑说:“我没事。我过会去买点早点,你有什么要吃的吗?”
    喻文州坦然的态度让叶修有点没反应过来,就跟着他的思路说:“那就帮我带两个包子吧。”
   “好。”说完,喻文州就翻身下床,去卫生间洗漱了。只留下还在思考哪里不对、刚起床有点懵逼的叶领队坐着床上。

   “不对啊文州你怎么会睡在我床上?你什么时候和叶秋认识的?”叶修终于反应过来。
   这个房间是叶秋专门在他的公寓为叶修留的,虽然叶修没住几次,但还是认得出来。而他喝醉了,沐橙打电话让他弟弟来接他很好理解。唯一有问题的,就是喻文州不知什么时候和叶秋勾搭上了,还睡到了叶修旁边。
   “沐橙提供了去处,叶秋开车来接你,我帮忙照顾你。和叶秋是偶然认识的,因为共同的人有了些共同话题。”喻文州换着衣服,不紧不慢的回答。
   苏沐橙的确提供了地方,可他没有去。叶秋开车来接也不是因为苏沐橙打电话给他。至于和叶秋的认识那真的是偶然,不过那些“共同的人”可不止叶修,还有他身边虎视眈眈的队员们。他说的可都是实话,不过省去了部分前因后果,充满了误导。
   叶修果然接受了这个解释,没有深究。他打了个哈欠:“那文州你自便哈,我去洗漱。”
   “好。”喻文州换好衣服,看着叶修的背影,着重欣赏他修长的腿,然后不舍地去买早点。昨天他在车上可都是观察好的,在附近的早点他都记在本子上,不带重样的。

   叶修洗漱完,穿着睡衣,把自己埋回柔软的被子里,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喻文州应该对b市并不熟悉,虽然没有听说过蓝雨队长有什么除了手残让人想吐槽的地方——比如路痴什么的——话说真的不会有职业选手路痴吧,但也不是没有找不到路的可能,更别说找到早餐店把早餐带回来。
   他赶忙拿出被老爷子强制带上的手机,想要打电话给喻文州。却听见门被敲响。叶修爬起来去开门,看着喻文州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一些早点。
    叶修有点惊讶,但还是先接过喻文州手里的东西放到桌子上。
   “哎你居然找得到路。”叶修说。
   “这一带以前刚好来过。”喻文州说。
   然后两人就没有交谈了,一言不发地吃各自的早点,颇有点老夫老妻的气氛。

    【系统消息:你对boss叶修使用了技能“投喂”,叶修的防御被削弱了15%,持续时为间半个小时。】
   






    -防御下降后自然要抓紧时间打一套连招了……然而,boss的攻击还是一样强悍呢。

【叶all】论在正常背景下有后宫的可能性(3)

    醉后理智丧失50%的叶修迷茫地被带回到叶秋家里。

    他懵懵懂懂地靠着沙发上,半眯着眼,不知在想什么。而另一边,叶秋和喻文州商量着给一身酒气的叶修洗澡。

    “让我来吧。”喻文州微笑。

    “你?”叶秋有点不放心,他哥哥可能没有意识到,可他知道叶修身边围了多少痴汉,喻文州就是其一。况且叶秋和喻文州只能算是相熟,远远没到能放心把哥哥交给他的地步。

   “放心,至少在局势不明的现在,我什么都不会做。”喻文州正视着叶秋的眼睛。叶秋和他对视一会,明白了彼此的意思,点点头,出门回去叶家老宅了。混蛋哥哥今天回来,他总得回去说一声。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让二老一直等着不好。


   叶秋出门后,喻文州去卫生间给浴缸放水。一出来就看到叶修摇摇晃晃地往厨房走。

   “叶神,”喻文州站在叶修旁边说,没有去扶他,“你饿了吗?要不要我煮碗面?”

   “不用不用,我去睡了。”叶修朝喻文州旁边摆摆手。

   这都醉得人都认不到在哪里了。喻文州说;“那你知道卧室在哪里吗?”

   “呃……”叶修思考了一会,很坚决地指向面前的厨房,“那里。”

   喻文州决定无视醉鬼的意见,强行把他拐去洗澡。至于有多少私心,便不足为外人道了。“那里是厨房呢。我知道卧室在那里,和我走吧。”

    “哦。”叶修听了,很乖地跟着喻文州走向卫生间。

    “叶修你就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给你拿睡衣和被子。”喻文州说,让叶修靠在门上。
   

   然而等喻文州拿东西回来,本该靠在门板上的叶修却不见了,喻文州赶忙去找。整个房子都找遍后,发现叶修不知怎么自己就脱光光躺着浴缸里了。

   喻文州先松了口气,然后搬了张小板凳来坐着浴缸旁,看着起起伏伏的水波,和在淡黄色光下各外美好的身体。

   如果身材以十分为满分的话,叶修能得8分。他皮肤很白,宅男的生活让他不怎么会晒到太阳,加了不少分。胸肌是有的,不夸张而恰到好处。两点在上面,没有艳丽的色彩,反而类似于他的唇色。往下是一块块似巧克力的腹肌和劲瘦有力的腰,还有人鱼线往下延伸……喻文州的眼神跟着人鱼线走,最后看到小叶修上。它还沉睡着,体型就已经很惊人了。喻文州细细地看着它,发现它的颜色还只是平常的肉色,柱身上有几根青筋,头部斜向上翘起……

    喻文州突然感觉自己手上湿湿的,低头一看是几滴鼻血。他有些狼狈地跑去洗手台胡乱地擦了擦,给自己洗把脸冷静冷静。

    喻文州非常希望能抢到boss的首杀,只可惜,就算他能抢到,也不能是今天。就算叶修今天喝醉了,要是酒后乱性叶修也一定会负责。可是暗恋明恋叶修的人那么多,叶修警惕性再好也没有办法一次招架十几个人。哪天一不注意给人灌醉了再来个酒后乱性,喻文州哭都没地方哭去。

    所以,时候还未到。大概等叶修对某个人的好感达到了爱,他们才会放弃吧……

    喻文州给自己做好心里建设后,回到了板凳上给叶修洗头按摩。他的手法有专门学过,叶修被按得很舒服,从胸腔里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声音后放松下来,沉沉睡去。

    喻文州注视他,眼神是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温柔,手上的动作也不知不觉放轻了。
  
   【系统消息:boss叶修获得按摩buff,清醒时间余下六小时。】
   

【叶all】论在正常背景下有后宫的可能性(2)

   上回说到喻队长成功地把醉过去的领队拐了出去。

   喻文州当然不会傻到回自己房间,而庆功会开在b市,喻文州也不太熟悉这里。苏沐橙倒是友情提供了一个地方,但那里也不太方便去。因为苏沐橙她并不偏帮他,只是觉得他是最可能打开局面的所以才提供帮助。这个姑娘一直向着叶修,非敌非友,被暴露的可能性很大。

   所以,喻文州到底有什么底气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拐带叶修并且甩脱追捕的呢?

   他带着叶修坐在路边的一棵树下。b市的夏天不同于g市,这里的炎热更显腼腆,无声无息地笼罩这座繁华的城市; 而g市的夏天,出门就是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昭示这它的存在。

    喻文州低下头,看着软软地靠着自己肩上的领队,无声的笑了笑。

    远处照来一束灯,很快靠近。来人打开车门,被车灯照亮的脸和树下睡着的男人极其相似。他看着坐在地上的两人,无奈地叹口气,却还是上去搭把手一起把叶修扶起来,抱到车上。喻文州轻声喊住他,自己坐到后排,让叶修枕到自己大腿上。叶秋没有什么反应,转头到驾驶位开车去了。

    喻文州小心地调整叶修姿势,让他睡地更安稳些。车无声地缓慢启动,车上无人说话。喻文州有些无聊,看着心上人的脸,陷入那些棕色的回忆。

    喻文州和叶修的见面算是偶然,喻文州本来以为他见不到这位神秘至极的大神。虽然大神和魏琛很熟,可是当时喻文州只是训练营里吊车尾的手残,哪有什么机会见到叶修。
  
   喻文州不会去不切实际地想些乱七八糟的,他知道自己的优势在他灵活的大脑,所以就时常去研究战术和队友。那个蓝本子是训练营发的纪念品,喻文州就干脆把它当做战术本来用。

   第三赛季初的某一天,他照常去训练,带着他的本子。一开训练室的门,他差点被里面浓重的烟味给熏出去。以前魏琛也抽烟,但不怎么在训练室里抽,反而更喜欢猥琐地蹲在宿舍顶层的天台抽。魏琛退役后,蓝雨队里就没有在训练室里抽烟的了。而今天,不仅有浓郁的烟味,还能听到黄少天和另一人对喷垃圾话。要知道,自魏琛退役后黄少天就消沉了很多,话都少了,特别是对喻文州时,黄少天难免带上一点迁怒的情绪。这还是喻文州第一次看到黄少天这样振奋起来,虽然是为了对喷垃圾话。

   喻文州被勾起了好奇心,他面色如常地走到自己平时训练的位置旁,却发现那里已经坐了一个带着耳机、还在和黄少天对喷的家伙。那人看到有人来,还盯着自己,也意识到了什么。他笑笑,摘下耳机,说:“这是你的位置?”
   
    “对的前辈。”喻文州微笑。

    “那真是遗憾呐,这个位置前辈先征用了。不用感谢我。”那货义正言辞地说,表情特别正经。

     “……”喻文州没有和他打过交道,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句暴露下限的话。他还能怎么办呢,他只有微笑了。

    对方看起来也不是很能应付喻文州这种类型的,他还是更习惯和魏琛那种会喷回来的家伙打交道。喻文州看出他有点不自在,主动说了一声,坐到了另一个座位去。喻文州撑着桌子,想着刚刚那人的身份。其实也很好猜:和黄少天相熟的、他没见过面的职业选手,想来也只有神秘的叶秋大神了。

   喻文州想起上个赛季的总决赛录像,一叶知秋和一杆却邪,在纷纷扬扬的如火枫叶中与大漠孤烟战成一块,然后就不知怎么地联想到刚刚看到的那双手。
 
   那是喻文州见过的最好看的手,不是柔美,而是骨节分明,充满力量的好看。手指修长,与手掌的比例恰到好处。手背很白,和手心没有太大色差。这样的手握住黑色的却邪战矛,想来也是最合适的。

    喻文州突然就想把他画下来。不是火柴人那种战术形象,而是他的面目和他的手。于是喻文州就这么做了,并且在画的旁边写上“叶秋,一叶之秋”六个大字。

    “画得可以嘛。”背后突然有声音响起。喻文州被吓了一跳。转过头去,看到画中人站在他身后,一起的还有黄少天。

    喻文州处事是比较成熟没错,可是略显痴汉地偷画人家后还被当事人当场抓包,他也有点不知所措。他和叶秋大眼瞪小眼,场面尴尬极了。

.
.
    “到了。”叶秋说。

    喻文州的回忆被打断,他托起叶修走出去。叶修看起来清醒了一些,却是一脸懵逼,完全不理解自己怎么会出现在叶秋的公寓楼下。叶秋帮喻文州扶住他往前走,他看到叶秋的脸,没有反抗。
 
    不得不说,喝醉后的叶修真的很乖。只可惜他极少喝酒,而且喝醉后一般就直接去睡了。这还是喻文州第一次看到这样状态下的叶修,像是难得乖顺的猫主子。

    【系统公告:boss叶修的醉酒debuff剩余时间为九小时四十分钟,请玩家抓紧时间。】

   

      未完

  

【叶all】论在正常背景下有后宫的可能性(1)

  私设如山。

  在我看来,因为现代的思想,多数人崇尚一生一世一双人。而叶all这个cp,放在一些特殊设定还好(比如虫族,这个我超级喜欢的!),但如果放在现代,不说叶神本人的三观很难允许这样的事,就说那些职业选手们也很难去一起分享一个人。所以我想试下深究在正常向背景中,他们能达成he的可能。

   有大纲,但也只有大纲。后来的故事不属于我,属于他们。能达成什么结局,也全在他们。

   我的笔力不够我去深究他们的内心,但我会尽力。

   先来一发私设

  别人眼中的叶修:宅男,虚胖脸,一块腹肌,垂眼,有点嘲讽。

  我眼里的叶修:眼尾一撮睫羽顺着眼尾的弧度上扬、再上扬,直挑成一个撩拨人的姿态。似笑非笑嘲讽人时,非常引人注意,经常因此撩到别人而不自知。

  皮肤可白,宅男体质却没有油腻腻的头发、乱七八糟的胡渣和过时的青春痘。归功于沐橙的督促,有保养手的时候顺便保养下脸的习惯。

  手很好看。不是柔美,而是骨节分明,充满力量的美。手指修长,与手掌的比例恰到好处。手背很白,和手心没有太大色差。一年四季手心都是暖暖的。

  身材满分。在离家出走以前,和当过兵的老爷子还有叶秋一起锻炼身体,也有了一副好底子。什么宅男爬六楼费劲,我不听。

  神经很细腻,也很大条。细腻在于他能很好地发现周围人的不适或者其他不对劲,说话会在意对方的感受,不会伤到双方的感情。大条在于因为他的处事态度,他很少会特别顾忌别人的感受,习惯于实话实说。
   (捂鼻血,我叶怎么能这么苏)

正文

    谁也没想到,最先动手的是喻文州。

    在平时的明争暗斗中,尽管喻文州和黄少天结成了同盟,但他一贯的风格让他看起来总是慢半拍。众人明知他的威胁,却还是把他忽视了。倒是和叶修关系更好的黄少天遭到了集火,一天几乎和叶修说不上话。

    喻文州就在一群人围攻黄少天时,在庆功会默默地把领队灌醉,然后拐回了自己房间。

    在最终boss面前,同盟又算什么呢?即使喻文州知道,按叶修的态度,没有人能达成一生一世的成就,就算叶修接受一人,其他人肯定也不会甘心。可是,但凡有一丝可能,喻文州也想试试。若非迫不得已,谁想把自己的
恋人分出去。

     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做好与很多人分享叶修的准备,甚至还要努力促成这个结果。

     喻文州明白自己的处境,也能很好地扬长避短。他利用队长的身份来与叶修接触,潜移默化地影响他。也避开了之前和叶修交情不如黄少天这一点,只谈现在,很少说回过去。只可惜他要对付的也是四大战术大师之一,叶修多次将计就计,巧妙地把喻文州的告白挡了回去,顺带还反击几句垃圾话,希望担负重任的国家队队长能自己醒悟。

    不过很可惜,喻文州可以说是联盟里对垃圾话免疫力最高的人之一,他完全不为所动。终于,在庆功会这天,喻文州成功引导叶修出现了失误,并趁黄少天吸引火力时,把叶修从包厢拐回自己房间。

    【世界公告:Boss叶修获得了“醉酒”debuff,理智丧失50%,攻击力下降250%,持续时间为十个小时。】

    与此同时,包厢里的各位终于发现了不对劲。一清点人数,领队和队长同时不见了。提供帮助的苏沐橙和楚云秀一脸纯良无辜,其实早在内心嗑起了瓜子。

   真正的boss争夺战还未开始。先开始抢杀的,未必就是最后的赢家。